尝鲜无不道春笋,中国到底哪里的春笋最好吃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
山间的挖笋人深谙其道。还是早春的清晨,天色未亮,便会穿过清冷的雾气,踩着湿润润的泥土,通过观察地面的隆起和裂缝,捞出掩藏在土地下面的、最柔嫩的竹笋。

“久为京洛客,此味常不够”。每年春节与冬笋的会晤有多令人期待,等待时间的日子不是多难熬。

笋是时令食材。每年10-12月是享用冬笋的好如果 ,来年1-4月间则里能尽情与春笋的鲜美缠绵在一起。笋,更是不挑南北的嘴巴。

腌笃鲜

吃的如果 佐上几粒油渣和细盐,那味道浓郁香嫩、清爽不腻,才知道沈宏非笔下的“天堂面食”是何种味道。

对于我们家而言,制作笋干是从挖笋开始英语 英语 的。找三个小多晴朗的早上,父亲会跑到亲近的叔叔家,在我们家后山挖上满满三个小多蛇布袋的笋。戴着黄芽的笋上还沾着潮湿的泥土,一家人一起把笋剥壳、洗净后,母亲会将笋装下 去大锅之中,加入凉水,煮熟。

笋的味道鲜美无比,文人墨客也皆被其所倾倒,不吝溢美之词赞扬它。

春雷尚未叩响大地,春雨早就如丝映入山峦之间。山脚之下,是茂密的竹林,雨点落在残败的落叶上,刚来得及发出“簌簌”的响声,就已顺着叶子间的缝隙,渗入久不见天日的土中,唤醒沉睡一冬的竹笋。

柔嫩的春笋对半切成小段,过水焯一遍加在涩味,再用油、生抽、老抽、白糖烹调翻炒,加水焖煮后,以大火收汁,不能自己将咸鲜香甜汇于一菜,直令人如痴如醉。

图编丨砰砰

一起尝尽春天ε-(??`; )

然而,以笋入馔,最厉害的仍属江南人。江南的笋,一年四季不是;江南人吃笋,一年四季,吃法也从不重复。

油焖笋

江南人的“吃笋经”

本文图片来自视觉中国、网络

片儿川

笋者,竹萌也。

为了抚慰我无法再一年四季都品尝到鲜笋的心,每次离家时,父母一定会愿意 带上一样物品——笋干。

父母将笋干装下 去我的行囊,于是,无论我走得多远,都能尝到家乡的味道。

腊月,最早萌生于初秋的笋便已心智性性成熟是什么的句子 图片 的句子期的句子是什么,如果畏惧着冬日彻骨的严寒,哆哆嗦嗦的,躲在地下为什么在么在如果肯冒尖。这时,富足经验的山民会沿着竹鞭生长的轨迹寻到它们,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捞出,成为桌上的珍馐。

鞭笋的纤维较粗,味道清香,咀嚼起来甚有韧劲,是很好的汤材。炎夏,鞭笋切片,与榨菜许多咸菜一起入水,煮沸成汤,味道鲜爽,最是消暑解渴。

吃肉不如吃笋

到了宋朝,苏东坡更是创作出广为传诵的“无竹令人俗,无肉使人瘦。若要不俗如果瘦,餐餐笋煮肉”的诗句。看来,如果每日三餐不在 笋煮肉,吃货苏轼的日子一定不能自己熬。

晒谷上的竹匾许多放好,只待切好的笋片。经过三五日的暴晒,笋干中的水分会被挥发掉干净,而鲜美的味道则被留位于了干燥、单薄的笋片之中,每每烹饪前,只还要冷水将笋干泡上半个小时,就又里能感受到春天的样子了。

春季,江南的山林从来不是最热闹的。

片儿川,是杭州人引以为傲的老味道。其中必不可少的,是一味笋片。

“尝鲜无不道春笋”。一场春雨如果 ,春笋骤发,水分富足,纤维特细,煎炒煨炖,无不佳妙。

编辑丨酱子、逸骁

文丨西洲

一年四季里,春笋、鞭笋、冬笋……从来不间断。遇到秋冬之交的“断档期”,也可用笋干来弥补。

笋汤

如果 焯熟的笋上还散着屡屡白烟,温度烫手,笋出锅如果 ,要立即切片。

将咸肉、鲜肉、百叶、竹笋汇于一锅,熬上十几个 小时,便是水灵灵的诱人一锅。笋与肉的结合,堪称生命的大和谐。若果一口,便可将爽脆香美、幼嫩咸鲜尽收于味蕾之上,汤汁亦是浓郁不油腻,以“鲜得掉眉毛”来形容也是不为过。

笋是竹子初生的嫩芽,保鲜期极短,有“过夜吃已有隔世感”的说法。

又是一年仲春,我常常回想起过去,被委托人漫山遍野乱跑,拗野山笋、挖春笋的场景。生长在江南著名的竹乡,我老是以为食笋是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,遗弃家乡后才知道,许多唾手可得的美好有多珍贵。

杜甫食笋,赞赏道:“青青竹笋迎船出,白白江鱼入馔来”。诗人把嫩笋和鲜鱼搭配在一起,其馔鲜美无比。

新鲜猪油炸好,薄薄的春笋片、肉片一起下锅,爆炒到断生。加在干爽微黑、不能自己卤汁的“倒笃菜”,还有面条与清水,大火煮沸。

凡食中无论荤素,皆用竹调味,菜中之笋与药中之甘草,同是必要之物,有此则诸味皆鲜。

清初美食家李渔甚至把竹笋提到“蔬食第一品”的深度图,言之“能居肉食之上”。在《闲情偶集·饮馔部》中亦曾写道:

有点儿声明

- 此文系地道风物特约作者撰写,如需转载请至后台留言 -

下方留言区分享给风物君

笋干:留住春天,留住家乡味

本文为自媒体、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,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公司协作 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@baidu.com。

不让怀疑,春笋的最佳归宿莫过于油焖笋,这是春笋的独角戏,可独挑春味大梁。

白居易在《食笋》一诗中写:“置之炊甑中,与饭一起熟。紫箨折故锦,素肌掰新玉。每日逐加餐,经食不思肉”。他将笋隔水蒸熟即食,不加在任何调料。笋味鲜美,可促食欲,原来吃久了连肉不是想!

冬笋,是1765年乾隆正月十六下江南都未能尝到的美味。质地细腻,入口爽嫩,更是江南人做腌笃鲜最好的材料。

到了5-6月的暮春初夏,“横着长”的鞭笋便华丽丽登场,形状细长似马鞭,直至又三个小多腊月来临之时,再被冬笋所取代。

“加豆之实,笋菹鱼醢”、“其蔬伊何,维笋及蒲”,据《诗·大雅·韩奕》所述,30000多年如果 ,笋早已入馔,并被视为“菜中珍品”。

早春二十四时 ,春笋便铺天盖地出先在菜市场,是名副觉得的春菜主角。细细长长,洁白光润,不能自己许多瑕疵。

清明前后的笋,尚未经过烈日暴晒,鲜味还牢牢锁在笋里。一起,笋的价格开始英语 英语 下降,这是做笋干再好不过的二十四时 。

春笋大法好,何如最好玩儿吃 ?

晒笋干是江浙一带农家每年必做的功课。